电脑版

阴霾之下,坚信光明:记光明乳业武汉“战疫”

时间:2020-02-20 17:23    来源:中国经济网

在这一场城市与病毒的遭遇战中,每个人都在为健康奋战。城市封锁,但市民的营养供应不能断。在抗击新冠疫情的主战场武汉,光明乳业(600597)是拥有市内最大规模奶牛牧场、最强巴氏奶和低温酸奶生产能力、最全冷藏物流和送奶上门服务的完整乳制品产业链的企业。光明乳业作为武汉市内唯一一家正常生产销售鲜奶的保障企业,涌现了众多挺身而出、冲锋在前的光明先锋!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确保在武汉全产业链的正常运营,担当武汉新鲜乳制品市场的主要供应,承担了上海援鄂医疗队的相关保障。以实际行动践行使命,守护光明阵地!

疫情不阻工厂运转,确保供应决心坚定

1月19日,新冠肺炎能否“人传人”的信息还未得到官方确认。

光明乳业武汉工厂召开了一场聚集了各业务部门负责人的紧急会议之后,这个华中地区最大单体乳品工厂决定在内部拉响警报,开始进入紧急管理状态。光明乳业武汉工厂厂长周本桂表示。“在结合疫情披露的信息后,觉得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可能比较大,所以决定从20日开始,启动SARS时期的管理模式,管控整个工厂。

周本桂是武汉人,有着20多年乳制品从业经验。2003年SARS时期,他是厂里生产部门的负责人,对当时工厂的运转流程十分清楚,而SARS时期的每一个细节都让他印象深刻。

如今疫情发生在武汉,这让他更加警惕。尽管团队也预判过,如果这个决定最终被认为是错误的,启动紧急管理模式会对工厂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和影响。但临近春节放假,光明武汉工厂希望让工人平平安安过年。

由于身处疫情中心,光明武汉工厂能否正常运转面临着全方位的考验。

1月20日,光明武汉工厂开始关闭工厂出入口,只留一个门口进出,且在门口铺上浸过消毒水的麻袋,对进厂门的货车车轮进行消毒,然后再用酒精对车厢消毒。上下班时间,每一个进工厂员工都要进出测量体温。“只要体温超37.2℃就不能再进入工厂。”同时,对厂区的办公楼、食堂、楼梯等每个角落都进行了清洁和消毒,关闭空调系统。

紧急采购口罩也在同步进行,工厂同时开始在工作群中培训员工如何做好防护工作,强调员工要勤洗手、戴口罩、讲卫生、少出门等;同时及时了解并掌握每一位员工及家属的身体情况,以便应对。

光明武汉工厂厂长周本桂说:启动非典时期应对机制的决定下发之后,员工都很支持和配合,大家都很重视,这也是这套机制得以迅速运转起来的原因。

除了在内部做好防范工作,工厂也逐步调整产量和生产节奏。

从1月21日开始,原来每天都生产的工作节奏,调整成两天生产一次,并对产品品种进行缩减,以减少人员的流动,“封城”之后的产量降了一半。错峰上班、错峰吃饭,这些已经成为疫情期间的管理机制。

随着疫情形势逐渐升级,光明武汉工厂在保供应上也面临着不少挑战。周本桂坦言,现在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员工心理上的问题,大家看着疫情发展,心理还是有压力、有点恐慌,“但我们的工作性质还是要保证供应,光明武汉工厂也一直在做员工的心理疏导工作,同时也对来上班的员工进行相应的奖励”。

截至目前,整个光明武汉工厂有400人可以上班,每次安排200人错峰上班。

疫情期间,周本桂和其他管理人员都会到厂里来。周本桂作为光明武汉工厂的厂长,首先要把疫情防御工作落实好,其次也要给员工做表率,让员工有主心骨,管理层和员工都是站在一起,让员工心理上感到安慰。“这个时候,管理人员都不在,员工们心里也不踏实。”周本桂对此很笃定。

事实上,作为光明乳业武汉工厂的掌舵者,周本桂内心并不是不害怕,每天下班重新回到家庭之后,恐惧会慢慢地浮现出来,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消毒、洗澡。周本桂坦言:“每个员工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也要为家庭考虑。但我不能在员工和家人面前表现出来,这是两难的事情。”

疫情给行业带来直接冲击,同时也是各大乳企在低温乳制品市场的又一次交锋。

华中地区历来是乳企必争之地,也是光明乳业全国布局中重点拓展市场。光明乳业很早便进入华中市场,1999年成立武汉光明乳业公司,其后又经过多次扩建。目前,光明乳业的低温乳制品位列湖北市场第一,市场份额在40%以上。根据光明乳业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华中地区2019年销售收入比2018年增长8%。

2015年,总投资12亿元的光明乳业华中中心工厂落户武汉,待建成之后将成为华中地区乳品企业中规模最大的新鲜乳制品加工厂。自疫情发生以来,虽然光明武汉工厂只供应湖北省,但销量也呈现上涨趋势,从最初每天10多吨,逐渐回升到100多吨,市场需求还在增加。

即便如此,在疫情中提前拉响警报的光明武汉工厂还远未到放松的时候。周本桂已经开始在思考,如何在“严防死守”的同时,提升整个工厂自动化水平,加快工厂智能化、网络化办公。

光明乳业武汉工厂厂长周本桂强调:“当别人都不供应的时候,光明一定要供应。”。

身处风暴中心,更要做好该做的事

“我住的这个区域的的确确是算一个风暴中心,但你也可以看到好的地方。原来我们这边车水马龙,听不到鸟叫,现在还可以听听鸟叫,也算是苦中作乐吧。” 光明乳业华中大区总经理杨敬这样说道。

杨敬是武汉本地人,家住华南海鲜市场旁边。在光明乳业工作了十几年的杨敬,负责整个华中五省的经营事宜。1月20号左右,遇上出差的杨敬并不在武汉。他说,一直到回来后,他才感觉到了疫情来临后的变化。过去的一个多月,他和众多武汉市民一样,亲眼看到了疫情下整个城市的巨变,有过害怕,有过心痛。但他说,现在事情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大家对这个事情重视了,然后说口罩一定要戴了。后面封城后,看着每天确诊的人数以及死亡人数增长,说实话,心里不害怕那是假的。”杨敬坦言。在逐渐回归平静后,他也意识到,做好防护的前提下,有些事情总要有人站出来。“大家吃的喝的怎么办,总得有人出来。所以害怕没用,还是要做一些事情。”

从销售、物流、工厂人员到超市导购,杨敬带领的员工共有近千人。身处特殊时期,杨敬除了在尽力保证武汉乃至整个华中地区的乳制品供应,也在执行部分医疗队伍在武汉的后勤保障工作。

很快,杨敬迎来了一项重要任务。

1月28日,光明乳业武汉团队为第一批上海援鄂医疗队送去了乳制品补给物资,拿到了乳制品的医疗队员们,既高兴但又面露难色。他们告诉杨敬,现在正面临着生活物资的缺口,杨敬当即便问“缺什么?”,“军大衣、暖宝宝、卫生巾……”。虽然难,但杨敬没有犹豫“我们来想办法”,立即接下了这个任务。为了能让白衣战士们心无旁贷的抢救患者,当天中午12点,杨敬和他的团队们拿着一份援鄂334位白衣战士的急需物资清单:军大衣、暖宝宝、卫生巾……。情况紧急,所有这些物资必须次日送达。但当时的武汉由于封城,很多卖场歇业,许多道路封闭,营业中的卖场的生活物资也被抢购,物资严重匮乏。

为了尽量减少其他人受感染的机会,杨敬决定带着司机迅速组织出门采购。但特殊时期,物资短缺,杨敬发动所有资源,动员员工拿出手机,电话沟通、微信求助、建群共筹,众多企业老总当知道是为上海援鄂医疗队筹备物资时,纷纷施以援手,不计成本给予供应,终于在29日凌晨1点,50个取暖器、334件长款羽绒服、472包卫生巾等等物资全部筹备完毕。

清单上的物资送达上海援鄂医疗队

顾不上休息的光明员工们,分头落实凌晨配货任务,由于物资太多,杨敬向光明乳业领鲜物流请求货车支援,马不停蹄的投入到物资的拉货和配送中,终于在29日13:00,将所有物资配送到医疗队入住的江汉区卓尔万豪酒店。

和所有为武汉保供应的人士一样,杨敬在这场和疫情大战的紧张状态下已经奋战近一个月。自武汉封城以来,光明位于当地的工厂并未停业。但不得不说的是,在疫情当前,对每家企业来说,保供应并非那么简单,比如人员上岗不足就是个大问题。据杨敬透露,过去,其武汉工厂日常要生产的单品能达80多个,现在,在综合考虑生产端人手不足以及消费端需求变化等多方面因素后,其已将生产的单品数量调整为20余个。

在货品供应上,杨敬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各种状况。比如,目前武汉工厂的包材储备量也不是很多,眼前还在咬牙坚持。再比如,原本长沙的乳制品由武汉工厂配送,但因为交通受阻,最后只能选择湖南和郑州的工厂发挥效力。

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不顺利,全力保供应仍然有成果显现。“可以这么说,武汉市只要开门、在营业的商超,基本上都是国有大中型企业的商场,我们都在供应。”聊及此处,杨敬颇为兴奋。

谈及在疫情期间为保障供应有什么感想时,杨敬表示:“这段时间听到最多的就是很多朋友的家人走了,所以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现在情况逐步好转了,我还是希望接下来我自己的团队成员和家属能够健康活着。完了以后,尽我们所能,满足一些供应。其他没有想太多。”

与时间赛跑,让营养到家

50岁的张萍珍是一名普通的武汉光明随心订送奶员,主要负责江岸区大智街道几个社区100多户人家的牛奶配送。疫情发生之后,还有60多位客户没有暂停配送订单,其中大部分是不便出门的老人,这也是张萍珍在疫情下选择“逆行”,坚持每天出门送奶的重要原因。

2月15日,凌晨4点半,这座处于疫情风暴眼的城市空荡又萧瑟。穿上羽绒服、雨衣,戴上口罩、手套和帽子,带上通行证明,张萍珍全副武装,骑着电动车从家里出发,开始了又一天的送奶工作。

当前,疫情形势依旧严峻复杂,管控措施亦步步趋严。2月14日晚,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知,住宅小区的封闭管理举措更严,除就医以及防疫情、保运行等岗位人员外,其他居民一律不得外出。

张萍珍属于武汉诸多“保运行”岗位中的一员,即便如此,她的上班时间也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每天凌晨4点半到早上7点半,也就是说在7点半之前必须回到住宅小区。而其他小区在7点半后也基本不会再让外人进入。

为抢时间,张萍珍不得不加大马力。在前往光明大智17站分奶点的20分钟路程中,寒风吹得脸颊生疼,封城下的街道鲜有车辆和行人,只偶尔遇到环卫工人。

清点和领取了当天的牛奶后,张萍珍开始挨家挨户配送。还未暂停配送订单的家庭以老年人为主,饮用牛奶有助于增强抵抗力。有一对70岁左右的夫妻,每次都会在张萍珍将牛奶送到时,打开一条门缝,在门后说一声:“谢谢你,这么早又给我们送来牛奶,要注意安全。”

这几乎是张萍珍在每天的配送中听到的唯一一句话。但2月4日,这对退休教师夫妻专门写了一封感谢信给张萍珍,信中嘱咐:“请你保护好自己和家人!”这更让她觉得暖心。

有时客户也会叮嘱张萍珍要注意做好防护,也有客户说就算不送也没关系。作为光明武汉随心订送奶员张萍珍却说:“只要客户没有取消,还是要送”。

一天的工作被浓缩至3个小时。在这看似紧张又很漫长的3个小时里,张萍珍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早点送完,早点回家。只有回到家才让她感到心安。

“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大家把心放开一点,过上平常的日子。”张萍珍坦言。

在武汉,每天奔赴于大街小巷,像张萍珍这样的送奶员,光明乳业武汉随心订一共有400多名。

“我们的产品在每个超市都可以看得到,这是我们的荣誉。”

光明乳业旗下领鲜物流华中区部长潘协华也是一名武汉人。近日来,潘协华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就一直保持电话连线中,一天几百个电话已成为常态。

在光明乳业武汉乃至整个华中区域乳制品的物流配送上,潘协华带领的团队过去承担着所有的事宜。当前全民抗疫需要物资保障的背景下,这个团队的“关键性”似乎更为突出了。

他说,饮用乳制品可以提升免疫力,但很多低温产品的保质期并不长。现在,他和他的团队要凭借默契的配合和坚守岗位的精神,把最新鲜的产品送到需求者手上。“我们应该做的一定要做到位,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一定要做好。我们会继续奋斗。”

记者采访潘协华的那天下午,他刚好在光明乳业武汉的工厂内。

“有口罩快递过来,刚刚收到50个。”潘协华用欣慰的语气告诉记者,这是公司给到的。“昨天跟工厂进行了沟通,当天中午工厂就给到我们150个口罩。昨天晚上又跟我们的销售总监进行了沟通,他给到我们200个口罩,而且是连夜送到我家里来的。”

潘协华说,他将把这些口罩中的大部分给到领鲜物流的承运商。“我们够用就可以了,他们战斗在最前沿,更需要。这些员工配送真的非常辛苦,比我接触的人要多,所以应该让他们把自己保护好,我们的产品才能够送出去。”

和所有人一样,在疫情爆发最初,身边的朋友、小区住户中陆续出现确诊患者甚至被夺去生命,潘协华有过害怕。但有压力就有动力,他坦言每天看到那些奔波忙碌的配送员、司机、仓库保管员,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坚守着,感触非常大。“事情已然发生,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工作高质量完成。我们的牛奶可以提高免疫力,不管鲜奶还是酸奶。”

潘协华表示,在武汉市加强管控后,公司相应领导即给出指令,在疫情期间做好自我防护的同时,必须坚守岗位。“到目前为止,光明领鲜物流每天都在进行配送,特别是市内。我们的产品在每个超市都可以看得到,这是我们的荣誉。”

在和这名光明乳业老员工的交流中,记者了解到,在保证乳制品供应的背后,工作链条上的每一位员工都在努力。

潘协华告诉记者,拿到订单后,其日常的配送从当天凌晨1:30即开始,首先是市内商超。7:30后,他会着手配送湖北省内、武汉市外的商超。一旦有些城市进不了,他就必须跟经销商进行一个对接协调,由后者在高速上进行对接转运。“在湖北省内、武汉之外,每个商超也有我们的产品”。

采访那天,潘协华告诉记者,他们当天出去了35台车,而过去正常情况下,其出去配送的车辆将近90辆。不过,令他备受鼓舞的是,尽管疫情开始时,其仓库出货量每日仅有几吨,但现在每日的出货量已经能达到100吨。在他看来,这是情况在慢慢向好的方向转变。

提及下属的几个员工,潘协华格外激动,接连报出了好几个人的名字。“我们有个女同事,家里有两个小孩,一个小孩刚刚满周岁。现在这一关键时期,除了在家应付工作和孩子外,有些时候她还必须到工厂来,经常是她爱人车接车送。大家都是顶着压力在做事情,但在工作中,又都非常认真”。

疫情发生以来,各企业均在积极向武汉捐赠物资,光明乳业也不例外。配合公司统一指令,武汉当地的物资配送事宜,潘协华带领的领鲜物流团队自然要参与。“春节期间,我们在医院、公安、火车站、办事处,进行了捐赠活动,包括我们所有的管理人员,全部上岗。”

1月24日大年夜,上海136名医务人员组成的医疗队踏上紧急驰援武汉之路,全力支援武汉开展医疗救治。1月27日下午,光明乳制品补给已通过光明乳业领鲜物流送达上海出征的136名医疗队员手中。

1月27日向火神山、雷神山医院送去物资一事最令潘协华难忘。当天,恰好光明乳业第二批捐赠物资到达武汉市汉口医院,这天晚上,光明乳业即向火神山、雷神山医院送去乳制品物资,希望为现场2000多名争分夺秒的建设者们加油鼓劲,提供营养保证。

“我们配送的一共是4300件产品,分三部车过去,次日凌晨1点半才返回。两个工地非常大,把产品放那的时候,对方接收人员还表扬了我们,感谢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还送过去。我回答道‘你们比我们更辛苦’。”

他表示,接下去其管理的领鲜物流团队将继续根据总部的要求进行配送工作。“总部要求我们送到哪里,就把产品带到哪里”。

采访接近尾声之时,记者询问潘协华有没有特别想和家人、同事乃至整个武汉说的话。潘协华略微沉思了一小会儿,最后千言万语都浓缩在了感谢中。“真的感谢国家,武汉疫情发生之后,方方面面都在支援我们。另外,作为光明一员,在这里要感谢我们的领导、同事,时时刻刻在关心着我们。同时,我也要感谢我的家人,在有疫情的情况下,每天要去上班,我家人没有质疑不理解,反而鼓励我。他们说,把自己保护好就可以了。”

守护奶源,更要守护员工安全

从乳制品铺货和配送往前“追溯”即是“奶源”,为了保证奶源供应,一个个牧场里的员工们也在坚守奋斗。

光明乳业武汉牧场场长吴海龙不是武汉本地人,2018年底他从江苏被派遣去武汉负责牧场工作。为了保证奶源的供应,在大年初一,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包吃包住,将员工留在牧场内,最大程度减少人员流动。

万家团聚的日子要“封”在牧场内,员工接受吗?吴海龙说,当时他召开了一个会议,把工厂里面主要的员工都召集起来讲了一下封场的事情。“因为春节期间嘛,当时也有个别人是持反对态度的,但绝大多数的人还是持一个比较肯定态度的。”最后,大家接受了这样一个处理办法。

“虽然我们现在限制在牧场里,但我也真正有了作为一个大家庭的家长操心的那种感觉。” 当前的情况下,吴海龙每天考虑的很简单,在保证奶源供应给下游生产加工的同时,他更要让九十多个员工吃饱穿暖。

吴海龙管理的光明乳业武汉牧场是武汉唯一一个规模化牧场。在这个远离市区靠近村庄的牧场中,吴海龙和他81名员工已经二十多天没出去过。他说,牧场原本有94名员工,年前有13名回了家,但在他看来,过去的这些天,每位员工都是一份子,他是和94名员工一起在战斗。

为保障员工的安全,在日常防护上,牧场内的食堂、宿舍以及办公楼等每日至少消毒两次以上。“食堂或者这种放蔬菜的仓库里,还有我们门卫室这边都设置了紫外灯室,所有人、物品只要想进工厂,就必须要在紫外灯室这边消毒15-30分钟,这样才能让他进工厂。饲料之类可能无法完全消毒,但是也会用消毒枪消毒。员工日常除了吃饭睡觉的时候可以把口罩、手套以及帽子摘下来,其余的时候,必须全部戴起来。”

在疫情爆发,很多工厂还没警惕起来的时候,光明乳业总部即迅速为牧场单独采购了数千个口罩,这给这座武汉牧场的防疫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保障。

20多天在牧场内吃住工作的员工也会有一些个人无法消化的情绪。吴海龙说,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很多员工会在内部交流微信群中说出来,一些也会第一时间去找主管沟通,如果主管解决不了,会报送至吴海龙,由他来想办法解决。“如果确实牧场没有能力解决了,我也会上报给社区或者街道里面相关疫情指导部门帮忙协调。”

在刚刚封场的几天,奶牛的饲料遇到了供应不及时的麻烦,同时物流受阻,原奶也出不去,最初几天吴海龙一直在协调车辆。“差不多除夕的时候,将近有三天两夜,我们基本上都没睡觉,一直想办法联系车子到牧场里面来,很多技术岗位的兄弟们都是站在我旁边一起帮我协调,没有让我一个人冲在前面,这个事情也是今年对我触动非常大非常深的一件事情。”

终端消费者需要饮用奶制品保证自身免疫力,奶源成了整个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点。吴海龙守住了牧场,也一定程度上守住了武汉市民的免疫力保障。据了解,疫情发生后,吴海龙针对牧场内奶牛的产奶量进行了一些调整,现在每两天会有82吨的原奶运送出去,最后,这些原奶会被制作成鲜奶等乳制品送到终端销售点。

吴海龙说,原奶供应守住了,他接下去要继续守住每位员工的安全健康。在疫情发生前,这位牧业人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生产事务以及和多方的关系维护上,但现在,他把自己看作一个大家庭的“家长”,除了力保供应,还要保障牧场每一个“家庭成员”的安全与心理健康。

这一个又一个的“光明故事”背后,是每一个光明人心连心手拉手筑起的爱的城墙,给所有为对抗疫情在努力的人们围起港湾。在此危难时刻,光明乳业上下一心,倾尽全力确保供应,想要维护的不仅是武汉市民的营养供给,更是对生活的希望、对生命的热爱。光明乳业相信,每一份温暖关怀里,都有照亮生命的希望,愿携起每一个人的手,共同迎接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