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乳业(600597.CN)

光明乳业上半年增收不增利 市值仅有伊利1/10难掩掉队尴尬

时间:20-09-01 08:12    来源:新浪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吕明侠

一家企业发展成行业巨头可能需要数年乃至数十年,然而坠落或倒下却可能是朝夕之间,发展关键也就是那么几步,一冲飞天或止步于此,掌舵人的整体战略把握显得尤为重要。

8月24日晚间,光明乳业(600597)发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光明乳业在上半年出现增收不增利。上半年,光明乳业实现营收121.46亿元,同比增长9.52%;归属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08亿元,同比下降16.09%;扣非后净利润2.10亿元,同比下降47.32%。

不可否认,光明乳业确实风光过,在我国乳业江湖里,光明有着最悠久的历史,但近年来,光明乳业却已被伊利、蒙牛甩在身后,且差距越来越大。被挤出梯队的光明乳业还能重回行业巅峰吗?

业绩回暖难掩掉队,去年营收不足蒙牛1/3

疫情影响下,光明乳业经营受到极大挑战。

一季度,光明乳业营收51.34亿元,同比减少5.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715.25万元,同比减少45.35%;扣非净利润还发生了亏损,亏损金额1632.03万元。

二季度随着疫情好转,公司业绩也开始提升,但仍然难掩掉队的尴尬局面。

根据公开资料,光明乳业业务渊源始于1911年,拥有100多年的历史,相比起1993年成立的伊利、1999年成立的蒙牛,“资深”了不止一点点。

1911年,英国商人在上海成立上海可的牛奶公司,其为光明乳业业务前身。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上海益民食品一厂的领导表示:中国怎么能没有自己的雪糕?遂起名“光明”,寓意“新中国一片光明”,光明品牌就此诞生。

1996年,上海光明乳业成立,由上海牛奶公司和上海实业集团共同出资。自此起,其后数年,光明乳业连同其第一代掌门人王佳芬,都进入了各自的“高光时刻”。

2002年,光明乳业上市,当时光明乳业在产销量、销售收入、利税总额、市场占有率等均排国内乳业行业第一,风头一时无两。然而,高处不胜寒,上市几乎成了一个转折点。

2003年,伊利和蒙牛凭借着无须冷藏、保鲜期长且价格低廉的常温奶开始大肆抢占市场。

随着伊利和蒙牛常温奶的快速崛起,光明乳业只好另辟蹊径。2008年,光明乳业将莫斯利安原产益生菌带回了中国,并研发出了光明莫斯利安酸奶,并在2009年上市,开创了国内常温酸奶的先河。

据悉,莫斯利安面世的第一年,销售额就达1.6亿元。一度成为驱动光明乳业营收增长的主要引擎,在2014年其销售收入达到59.6亿元,占总营收的34%。

然而从2015年开始,光明乳业的下坡路开始加速。产品创新滞后,加上竞品的冲击,莫斯利安的市场份额逐渐萎缩,并拖累了光明的业绩增长。

2018年,光明乳业营收209.86亿元,同比下滑4.71%;归母净利润为3.42亿元,同比下滑44.87%,创六年以来新低。

在市场份额上,伊利和蒙牛形成了双寡头垄断地位,2018年份额分别为23.6%和22.4%,尽管光明位居第三,但市场份额仅有4.2%,昔日老大光明乳业就仅剩“喝汤”的份,不免让人唏嘘。

随着后面养元、娃哈哈、旺仔、雀巢、新希望等的不断涌现,2019年光明乳业酸奶产销量再次双双下滑,对比2018年同期分别下滑6%和3%,这已是自2017年来连续三年酸奶产销量下滑。

截至8月24日收盘数据,伊利股份市值约2149亿,蒙牛乳业市值约1380亿,光明乳业市值仅249亿,且蒙牛2019年营收约792亿元,几乎为光明乳业的3倍有余。 

“上层建筑不稳定”战略失策,错失市场发展良机

今年5月,光明乳业还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副总经理辞职的公告。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副总经理贲敏、唐新仁、黄黎明的书面辞呈,3人辞职后,将在公司或下属子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这不由得让外界猜测,疫情只是致使光明乳业业绩下跌的表象,从三位高管的集体辞职,可以看出光明乳业的问题已是“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

实际上,光明乳业之所以掉队除了外部原因外,从内因来讲,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上层建筑”不稳定、管理层变动频繁,战略失策所致。

《每日财报》注意到,自2008年3月“乳业铁娘子”王佳芬从光明乳业董事长卸任,到2018年8月濮韶华就任董事长,十年间换了四次主帅,平均不到三年换帅一次。

2008年3月,上海复兴益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柏礼接替王佳芬,出任光明乳业董事长;“平稳过渡”成为了公司发展的主旋律。

两年后的2010年4月,赵柏礼去职,由曾任上海农工商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的庄国蔚接任光明乳业董事长。

5年后,再由同样长期任职上海农工商集团的张崇建接替庄国蔚出任光明乳业董事长。从2015年开始,光明乳业陷入重大人事震荡。当年6月,总经理因故辞职;7月,光明乳业原总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郭本恒去职后,没有任何乳制品行业经验的朱航明空降光明乳业。

2016年11月,原光明乳业总裁郭本恒因犯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六年;2017年原光明乳业副总裁孙克杰、原光明乳业副总裁兼市场总监李柯因卷入同一系列受贿案也被判刑。

朱航明在光明乳业的三年里,可能是受之前高管贪污事件影响,不敢有大的作为,从而错失了市场发展的良机。

2018年三季报发布当天,光明乳业再次发布了人事变动公告,一名公司董事和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辞职,濮韶华临危受命担任董事长。濮韶华曾任上海水产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并没有经营乳品企业的经验。

我们注意到,在整个行业常温奶、奶粉等业务面临发展天花板时,濮韶华领导的光明乳业将宝压在了鲜奶市场,持续推出巴氏奶新品,以求差异化发展。但是鲜奶市场尽管一直呈现上升趋势,但是整个液态奶市场中的占比还是比较低,一时间难以力挽狂澜,重回巅峰。

的确,光明乳业曾经的辉煌历史和现实困境的落差让人感慨。外部市场瞬息万变,内部却一直将“稳”作为公司发展的主旋律。当蒙牛和伊利都在高歌猛进时,光明没有声响,等光明乳业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远远甩在了身后。

在未来的乳业战争中,光明乳业能否砥砺前行?能否依靠鲜奶市场策略“重现”光明呢?《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